谣言不一定止于真相和智者

责任编辑:佚名     发表时间:2022-02-21 16:16     直接咨询专家 预约专家

  “谣言”是一种广泛存在的社会文化现象,在任何历史时期、任何社会文化形态中,都可以发现各种类型的谣言。吕宗力先生的新著《汉代的谣言》,将自己探究两千年前汉代流言传播情形展示给大家。他将漫长的时间跨度与现代流言传播的理论力度有机结合,通过细致入微的历史考证,将历史、理论、现实思考融为一体。更重要的是,在汉代人们口头传播的谣言,在通讯方式如此发达的现代,将演变成什么样呢?

  本文选取了西汉的篡夺者王莽统治时期的谣言传播及其危害的故事,并加以解读分析。当然,本文的资料、故事来源与基本思路,都取自《汉代的谣言》。

  《汉书·王莽传》载,天凤二年,民间“讹言黄龙堕死黄山宫中,百姓奔走往观者以万数”。该年,即为公元15年。此条内容的意思,为民间流传有黄龙摔死在黄山,数以万计的老百姓跑去观看。这则谣言如今看来实为无稽之谈,然而在当时的历史语境中,却有其复杂的政治内涵。

  周秦之际,关于朝代更替,时人多信奉“五德”说,也就是说,朝代顺序,按金木水火土的顺序排列,王莽篡汉,所以更替汉火德为新莽土德。土是“黄”色,而“龙”象征皇权,世传黄龙堕死黄山,矛头直指王莽。靠伪造符瑞登基的王莽,岂会不知其中的玄机,遂下令“捕系问语所从起”。企图依靠国家机器来操控民间舆论之向背,这显然违背了先儒“流言不极”的教诲,结果自然是“不能得”。而同类言论在民间持续流传发酵,终酿成“人心厌新”的社会思潮。

  由一则谣言引发了一种社会思潮,颇值得深思。

  谣言起于信息的事实部分?

  每一则谣言的出现,都有其独特的历史语境。至天凤二年,王莽改制已有六年,废五铢钱、禁奴婢买卖、诏行五均六管等新政措施,在不同的程度上都损害了豪强大族、官僚地主阶层的利益。这一个阶层的人,有十分老到的政治心机和手腕,懂得用谶纬神学来攻击对手。王莽用符瑞来维护自身的合法性,同样,他的对手也会用谣言来破坏其统治的正当性。是以“黄龙堕死黄山”的谣言,极有可能是这个阶层的某一些人编造的。

  造谣了,谣言未必能成功。即使在信息闭塞的汉代,也不可能所有言论都能引起百姓的兴趣,从而得到大幅度的扩散。每一则成功的谣言,都有两个基本要素:一是言论的内容和表达方式易接受;二是信息的主题符合受众的利益诉求。“黄龙堕死黄山”符合这两点:内容好奇、简洁,同时符合平民阶层的利益——百姓对王莽亦有不满,毕竟,新政措施在实际操作中,百姓未蒙其利,先受其害。至此,这则承载了精英的政治诉求和大众的共同利益的谣言,成功了。

  一则谣言所涉及议题的政治意义、社会利益越大,其接受的群体规模也就越大。谣言之所以能获得广泛的接受和传播,往往是出于大众的自愿选择,而非少数别有用心者之操纵。由此可知,谣言并非起于言论的事实部分的可信性,也就是说,是不是真的有一条黄龙摔死在黄山,已经不重要了。

  谣言止于真相?

  一般情况下,谣言止于权威机构发布的真相。前提当然是该机构有足够的公信力,所提供的真相说明公众也愿意接受。

  关于“黄龙堕死黄山”的谣言,王莽政权最终有无公布真相,历史无明确记载,但其政权的公信力明显缺失。由于新政在推行过程中,遭遇诸多阻力,以致朝令夕改。且王莽食古不化,认为一切都要符合古义,因此导致一些地方反复更名。这些行为,造成公信力不断流失。就算公布了事实的真相,百姓也未必愿意接受。

  再者,王莽的应对显然失策。企图通过强行的手段竭力封杀,而不是去考量虚假言论背后的真实侧面。因为谣言本身是否真实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其折射出的群体心态。谣言的主要功能并不是在人心浮动之际,向大众提供精准的信息,而是恰到好处地表达和满足了特定人群的想象和期待。

  是故,在上位者,当以此为媒介,了解大众的心态。

  但王莽错估了形势。王莽只看到了有人朝他放暗箭,太注重“黄龙堕死黄山”这个具体信息的可信性,而没看到这暗箭带着大众的恨意,因此也没去反思百姓对他的不满。王莽始终没明白,是否真的有一条黄龙摔死在黄山,并非百姓真正感兴趣的话题。这个话题只是大声表达了百姓心中暗自思忖的事情,它的传播和扩散只是满足了百姓内心的潜在希冀,同时令这种愿望的表达公开化、合法化。那么,百姓感兴趣的是什么呢?大概是王莽这条“黄龙”堕死吧。

  可见,谣言不是止于信息畅通后的“真相”,恰恰相反,谣言是起于群体的共同利益诉求的这个“真相”!

  谣言止于智者?

  “流丸止于瓯、臾,流言止于知者”。假如,王莽不理会“黄龙堕死黄山”这则谣言,把希望寄托于智者,待谣言自行消弭,结果会如何?

  传统智慧认为谣言止于智者,是假定这类言论充斥虚假、不合理的信息。因此度之于远事,验之以近物,参之以平心,即可轻易戳破其虚妄的本质。诸如“穿一井得一人”这等讹传,智者当明白是“得一人之使,非得一人于井中”。

  但问题在于,谣言并非总是等同虚饰,它们还包含了部分真实信息,反映了一些合理的意愿。一则谣言的广泛扩散,往往经过传播者的主动选择,传播过程中会增益、润饰,但不会歪曲、改变其本质诉求。“黄龙堕死黄山”的谣言,显然属于这类。若王莽将此谣言,寄托于智者来终止,将会存在两个问题。

  一是很容易站到大众的对立面。在与谣言的战争中,王莽若以智者自居,抢占了智识制高点,居高临下俯视大众、蔑视谣言,认为相信和传播谣言者是“愚者”。谁也不想当“愚者”,当王莽穿上只有“智者”才能见到的新衣招摇上朝时,任何一个百姓就必须跟随其他“智者”,同声赞颂新衣。此时此刻,谣言仅仅是中止,而非终止!

  二是信息的不对称带来更深的误解。占有信息最完整的官府,往往最热衷于隐瞒信息、收藏真相。在信息制造、传播链上居于劣势的弱势群体——百姓,如果完全拒绝传闻类信息,他们又该如何获知自身的利益所在,用什么方式来宣示他们的诉求呢?极度聪明的理想主义者王莽,就很喜欢玩谶纬这一套,结果却被政治对手还施己身。

  可见,谣言并非止于“智者”,颇具反讽意味的是,不少谣言的始作俑者、推波助澜者,本身就是“智者”。把谣言当政治武器的人,岂会不聪明?

  谣言何以成谶?

  诚然,历史不容假设,王莽也没把希望寄托在智者。在此,只是提供历史的另一种不可行性。其实,面对这个政治谣言,王莽辟谣也不是,不辟谣也不是,左右为难。更值得深思的是,谣言后竟成谶,地皇四年,公元23年,王莽被弑,“黄龙堕死”应验。

  古之谣言,有神秘主义的信仰氛围。任何信仰,都必须获得信众的心理认同,反面的谣言,自然有传谣者的反面心理期待。百姓争相目睹黄龙之死,潜藏的群体意识是对王莽的诅咒。面对这种诅咒,王莽多少会产生焦虑的心理机制。而王莽又没有很好地消除百姓的不满情绪和自身的焦虑,最终造成滔天大祸,结束的不仅是政治生命。

  如何消除谣言的负面影响,不令谣言成谶,这不仅是历史的考量,亦是现实的政治决断。

TAG标签:

上一篇:邀请药品专家教授安全药物 下一篇:没有了

走深走实赓续红色基因不断汲取奋进力量

走深走实赓续红色基因不断汲取奋

中医科、妇科、心内科、骨伤科,小儿推拿、耳鼻喉科、...[详细]
中医药正掀起出海热独特价值获得世界认可

中医药正掀起出海热独特价值获得

国际中医药学会联合会秘书长助理潘平20日介绍,中医药...[详细]
新时代中医人不仅要培养其科研创新能力

新时代中医人不仅要培养其科研创

河南是中医药学的首要发祥地、医圣张仲景故乡和全国有...[详细]
交往日益密切中医药也走出国门造福世界

交往日益密切中医药也走出国门造

在马来西亚吉隆坡,我国赴马抗疫医疗专家组与马各地中...[详细]
中医药疗效经疫情反复检验抗疫作用有提升空间

中医药疗效经疫情反复检验抗疫作

新冠肺炎疫情产生以来,在西医尚无专门针对这一新式病...[详细]
医疗保障基金的使用关系到广大群众的切身利益

医疗保障基金的使用关系到广大群

运城市榜首医院举行加强行风建造 标准医疗行为 促进合...[详细]
中医不光光看表面而是通过表现进而深入研究

中医不光光看表面而是通过表现进

最近有许多人私信我说,中医治病究竟有没有道理而言,...[详细]
行医严谨治疗疾病讲究辨病和辩证相结合

行医严谨治疗疾病讲究辨病和辩证

唐代医学家孙思邈着有《大医精诚》,说:凡大医治病,...[详细]
中医治疗尿失禁效果为何如此显著

中医治疗尿失禁效果为何如此显著

有一种病,深深摧残着上了年纪的人,却又让人难以启齿...[详细]
土地肥沃适合中药材生长素有江南天然药库的美誉

土地肥沃适合中药材生长素有江南

近年来,在绿色兴起的进程中,通城县充分利用丰厚的道...[详细]